南中國海主權聲索國混淆了軍事與民用界限

中國海警船在斯卡伯勒淺灘(中國稱作黃岩島)附近逼近菲律賓漁船(2015年9月23日)

中國海警船在斯卡伯勒淺灘(中國稱作黃岩島)附近逼近菲律賓漁船(2015年9月23日)

東南亞國家多年來一直在爭取為航運、漁業和開發南中國海石油資源達成行為準則。建立行為準則的想法是為了避免在南中國海這片有爭議,同時有可能有利可圖的海域發生衝突。

但是一些地區問題專家說,建立這樣的行為準則恐怕無濟於事。

新加坡的拉惹勒南國際關係學院的海洋學學者高瑞連(Collin Koh Swee Lean)說,這是因為大多數在重疊海域聲索主權的國家認為,自己在主權海域的軍事擴充是正當的。

高瑞連說,這種軍事化近年來變得更加模糊不清。從海盜到漁民,幾乎每個人都可以牽涉進有關南中國海水域和島嶼歸屬問題的國與國衝突中。

他在越南胡志明市西貢國際研究中心本週舉行的一個研討會上說:“你會發現,精確界定什麼是軍事化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

到底這是一艘民用漁船呢,還是軍事巡邏艇?

高瑞連說,中國、馬來西亞、菲律賓、台灣和越南都在南中國海海域保有簡易機場,貨運飛機和偵察機。除了越南,所有的國家都在該海域保有戰鬥機。中國是唯一在那裡保有轟炸機的國家。

他說,各國政府傳統上以部署軍隊或軍備來提升軍力。可是現在他們正在模糊這些界限,他們在其他方面投資,比如投資海岸巡邏隊。

高瑞連說,由於聲索國在南中國海較勁,幾乎所有的事物都能被軍事化。在整個南中國海海域,各國為他們的漁民修建住房和利於漁船加油的碼頭。這兩樣建築物都可以用於軍事。直升機停機坪也許本意是為了搜救行動,但它們也可以用於發射武器。

高瑞連說,其他模糊界限的跡像是漁船被漆成海軍巡邏艇的模樣,這引起人們的懷疑。他說,如果漁民被捲入海洋民族主義浪潮,去充當警衛的角色又會怎樣呢?

一些較小的聲索國希望,如果亞洲鄰國之間爆發衝突,美國能夠出面限制中國的擴張範圍。但是達特茅斯學院歷史學家愛德華·米勒說,這恐怕很困難,考慮到最近越來越多受到關注的不是傳統的軍事投射,而是海岸警衛隊和漁船隊。

米勒說:“他們把衝突放入一個美國無法直接參與的領域。”

來源:美國之音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