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國秘書長特使:薩赫勒地區有可能淪為大規模移徙和恐怖組織招募和訓練人員的中心

秘書長薩赫勒問題特使塞拉西在安理會通報資料圖片。聯合國圖片/Devra Berkowitz

  2015年11月25日 秘書長薩赫勒問題特使塞拉西(Hiroute Guebre Sellassie)11月25日在安理會有關“薩赫勒地區的和平與安全”問題的公開會議上通報了聯合國薩赫勒區域綜合戰略的最新執行進展情況。她表示,安全威脅、治理不善以及環境退化等問題依然嚴重困擾薩赫利地區,並使當地原本就屬於世界上最貧困、最脆弱的人口面臨嚴峻人道主義危機,這迫切需要得到國際社會的持續關注和進一步的支援。
  
  塞拉西星期三在安理會通報中指出,安全威脅目前依然是橫跨撒哈拉沙漠南緣的薩赫勒地區國家需要花費大量精力來應對的最主要的當務之急。當地國家大多屬於世界上最貧困和最不發達的國家,但卻被迫要在有限的財政預算中拿出重要的一部分來專項治理安全問題。
  
  塞拉西說,“占薩赫勒地區人口絶大多數的青年和女性正在淪為激進運動招募的對象。在布基納法索、乍得、馬里、毛裡塔尼亞和尼日爾幾個國家,有高達4100萬年齡在25歲以下的青年人正在因為處境絶望而轉向激進組織或者冒險移徙。如果不立即採取行動改善獲得教育的途徑、增加就業、促進社會融合併為青年人創造更多機會,那麼薩赫勒將成為大規模移徙活動以及恐怖組織招募和訓練人員的一個中心,並將由此對國際和平與安全構成嚴重衝擊……”
  
  塞拉西表示,非法毒品販運活動近年來在薩赫勒地區日趨猖獗,因為毒販子借助武裝分子和恐怖團體提供的“安全通道”得以順利進行走私活動,而後者也獲得了擴張其勢力範圍所需的經費。因此,要想在薩赫勒地區防止暴力衝突的持續發生,毒品、武器和人口販運活動必須得到有效遏制。塞拉西說,薩赫勒區域的跨國有組織犯罪問題也從一個側面反映出當地國家的政府機構治理不善,而且人口中的重要組成部分至今仍然被剝奪了有意義的政治參與的權利。此外,構建社區抗災韌性的工作也充滿挑戰,因為薩赫勒地區生態環境的持續退化、極端天氣災害事件的不断發生,以及當地人口結構的迅速變化正在將數百萬脆弱人口推向人道主義危機的邊緣。
  
  塞拉西強調,薩赫勒地區國家在為眼前各種問題和挑戰探尋解決出路的進程中必須承擔起首要責任並發揮領導作用。然而,該地區作為氣候變化、毒品販運、暴力極端主義、經濟衰退等一系列全球性現象的“受害者”,當地國家普遍缺乏減輕和預防上述挑戰的能力和工具。因此,安理會應繼續關注薩赫勒問題,保持與相關國家的接觸,併為其進一步提供可持續的援助;安理會應全面利用現有各種機制,擴大相關授權範圍,對薩赫勒地區的毒品販運活動進行更強力的監測、報告和預防;此外,安理會應繼續將所有資助和支持薩赫勒地區恐怖活動的個人、團體和實體列入“黑名單”,並對其實施定向制裁措施。

來源:聯合國新聞

廣告

北約稱俄戰機確曾侵入土耳其領空

Brüssel Jens Stoltenberg NATO Generalsekretär
北約在布魯塞爾召開特別會議,對成員國土耳其表達了團結之心。

北約方面掌握的消息顯示,土耳其空軍擊落的俄羅斯SU-24戰鬥機的確曾侵犯過土耳其領空。北約秘書長延斯·斯托爾滕貝格(Jens Stoltenberg)週二晚間在北約特別會議結束後表示:“我們從其它盟國獲得的消息與土耳其方面提供的信息一致。”

週二(11月24日)早晨,俄羅斯一架SU-24戰鬥機在敘利亞邊境地帶被土耳其空軍擊落。俄方兩名飛行員在飛機墜毀前跳傘。

北約國家在事後對成員國土耳其表達了團結之心。但是北約方面也警告說,事態有可能會進一步升級。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說:“我希望安卡拉和莫斯科雙方能夠繼續保持聯繫,我呼籲雙方保持冷靜,逐漸平息事態。”

斯托爾滕貝格還強調說,此前他已經多次表達了對俄方在北約邊界附近採取軍事干涉行動的擔憂。他指出,這件事也顯示出相互協商對於避免此類事件發生有多麼得重要。

來源:德國之聲

德國將派狂風偵察戰機參與打擊伊斯蘭國

德國國防部長馮·德·萊恩週日在聯盟黨、社民黨議會黨團召開特別會議後表示,聯邦政府做出“艱難但正確且必要的決定”:聯邦國防軍派遣狂風偵察戰機參與打擊恐怖組織伊斯蘭國的軍事行動。

(德國之聲中文網)本週四,德國政府表示,將派遣大約4至6架狂風偵察戰機參與打擊恐怖組織伊斯蘭國的軍事行動。此前一天,德國總理默克爾訪問法國時曾許諾,德國將幫助法國打擊恐怖主義。

德新社報導稱,總理默克爾和相關部長在柏林做出這一決定。聯邦總理默克爾表示,派遣聯邦國防軍參與反恐行動是打擊恐怖主義的必要行動。她強調,不能坐看伊斯蘭國勢力逐漸坐大。

另外德國聯邦國防軍還將投入一艘驅逐艦、至少一架空中加油機以及衛星偵察設備參與反恐行動。驅逐艦將為法國戴高樂號航空母艦護航。


德國國防部長馮·德·萊恩週日在聯盟黨、社民黨議會黨團召開特別會議後表示,聯邦政府做出“艱難但正確且必要的決定

德國準備派出的狂風多用途戰機可以對敘利亞和伊拉克北部的地面詳細情況進行影像記錄。北約只有少數成員國擁有具備這一出色偵察功能的戰機。

基民盟內主管國防問題的基澤維特(Roderich Kiesewetter)在接受德國之聲採訪時說,這一型號的戰機可以偵察伊斯蘭國的據點和作戰指揮部。他表示德國不太可能派出轟炸機,"我們德國人應該體現出別人不具備的優勢。"

狂風偵察戰機可以通過電子干擾或者發射導彈等方式摧毀伊斯蘭國的防空設施。基澤維特說,伊斯蘭國擁有現代化的伊朗制防空導彈,"實力不可低估"。

不過德國聯邦國防軍是否可以去敘利亞和伊拉克參加反恐軍事行動,這還需要經過德國聯邦議院的批准。聯盟黨議會黨團表示,最好還能獲得聯合國的授權。

來源:德國之聲

聯合國報告:氣候變化相關災害激增導致糧食安全威脅日益加劇


糧農組織圖片/Seyllou Diallo

2015年11月26日 聯合國糧食和農業組織今天在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即將在巴黎召開之際發表最新報告指出,在過去的三十年中,氣候變化引發的乾旱、洪水、風暴等災害的發生頻率和嚴重程度均不斷增加,使許多發展中國家的農業部門受到進一步破壞,導致糧食安全問題加劇。糧農組織呼籲各國根據不同災害採取相應的應對措施,將更多的投資引向具有復原力和可持續的農業。

  此份報告針對2003年至2013年氣候變化給農業帶來的影響情況表明,自上世紀80年代以來,全球每年發生的各種自然災害,包括氣候相關事件幾乎增加了一倍,造成的總經濟損失估計為1.5萬億美元, 而就發展中國家遭受的氣候變化影響來講,種植業、畜牧業、漁業和林業承受着大約25%的負面經濟影響。 報告指出,自然災害,特別是極端天氣事件給農業造成經常性的嚴重破壞,阻礙了消除饑餓、貧困和實現可持續發展的進程。  

  糧農組織總幹事達席爾瓦指出,各國在減少災害風險和適應氣候變化的國家戰略方面應注重提高抗災能力,必須以對農業部門影響最大的災害類型為重點,而擁有具體產業損失數據對於制定有效的政策和實踐至關重要,為此,糧農組織正致力於研究工作,以促進在國家、區域和全球各層面開發綜合災害數據收集和監測系統。  

  糧農組織呼籲各國採取措施,以應對氣候變化加劇給糧食安全造成的威脅,加強農業部門的抗災能力,增加投資以提高糧食安全和生產力,並遏制氣候變化的不利影響。

  全世界有25億人以農業為生,但是在2003年至2012年期間,官方發展援助總額只有4.2%用於農業,達不到10%這一聯合國所制定的目標的一半,而在減少災害風險方面的投資也很低,僅占2010年和2011官方發展援助的約0.4%。糧農組織強調,援助應更好地反映災害對農業部門的影響。

來源:聯合國新聞

普京:石油產品在從伊斯蘭國組織控製地帶輸往土耳其



衛星新聞莫斯科11月27日電 俄羅斯總統普京在與法國總統奧朗德會談結束後舉行的聯合記者會上表示,大批石油產品在從伊斯蘭國組織控製地帶輸往土耳其。

普京說:"這裡說的是大批油品在從被恐怖分子占領的敘利亞地帶輸往土耳其。正是從這些占領區,而不是其他區域。我們從空中看到載有石油的車輛行駛的方向。這些車輛日夜不息在開往土耳其"。

他還說:"我們可以假設,土耳其政治高層對此並不知曉。很難讓人相信這一點,但理論上有這個可能"。

來源:俄羅斯新聞

媒體:北約該到重審對土耳其態度的時候了

《美國思想家》(American Thinker)一名評論員認為,北約將一次次地後悔1952年給予土耳其成員國資格。土耳其僅僅是利用北約成員資格達到自己的政治目的,其利益總體上與北約的利益並不相符。

這名評論員寫道,也許北約天真地相信土耳其在二十世紀得到了原諒,但是在21世紀初這個國家給出明確的伊斯蘭化的信號後, 這就應該是一個響亮的警告。他補充道,北約該到糾正運行軌道,與俄羅斯一道反對伊斯蘭主義的時候了。伊斯蘭國家土耳其事實上就是信奉伊斯蘭主義的。

分析人士認為,許多西方人佩服普京不是沒有道理的。他的地緣政治概念清晰易懂,他的力量是顯而易見的,他在俄羅斯經濟、社會和軍隊改革中所取得的成就是那些給予客觀評價的人所有目共睹的。
“土耳其應該被開除出北約,取而代之邀請俄羅斯加入。俄羅斯與西方而不是與伊斯蘭世界有更多的共同之處。"評論員說。

來源:俄羅斯新聞

俄原子能集團願與日本核電站設備製造企業開展合作

俄原子能集團願與日本核電站設備製造企業開展合作

衛星新聞東京11月27日電 俄羅斯原子能集團負責髮展和國際業務的第一副總經理基裡爾·科馬羅夫表示,集團願髮展與日本核電站設備製造企業的合作。

科馬羅夫說:“我們願積極邀請日本企業在俄方的國外核電站建設項目下開展合作。”他說,日方製造企業可參與渦輪機、控製係統等設備的供應。”
科馬羅夫表示:“日本有在該領域擁有豐富經驗的大型企業,比如東芝、三菱等。”他指出,俄羅斯擁有足夠的產能,但集團目前項目眾多,訂單足夠各方分享。“
來源:俄羅斯新聞

專家:中國軍事現代化尚未轉換為作戰能力

儘管蘭德公司最近的報告說,如果美中發生衝突,美軍將面臨嚴峻的挑戰,但是,美國另一智庫的最新報告說,中國的軍事現代化還沒有轉換成作戰能力,其中最大的問題是,各個兵種之間的一體化聯合作戰能力還有待提高。

美國智庫國家亞洲研究局(NBR)星期三(11月18日)發布亞太地區各國國力基礎報告,其中把軍力的發展列為一國國力的重要基礎之一。

亞洲研究局的政治和安全事務的高級項目主管羅蘭(Nadège Rolland)負責對中國國力做出評估。她說,經過30多年的政治和經濟投入,目前的中國軍隊與其預想中的軍隊的差距越來越小,但是,和中國其他方面的發展一樣,中國的這些軍事資源​​(國防預算、人力、軍工廠和研發等)並沒有完全轉變成戰鬥力,因此中國軍隊的作戰能力如何難以評估。

她說:“這個轉型還沒有完成,而且解放軍各個部門的發展也不均衡,有些部門有高科技裝備,訓練有素,非常有能力,有些部門仍然以本土防禦為主,訓練也不是太好,而且解放軍的兵源水平也參差不齊,總的來說,水平不是很高。總的來說,你好像看到兩支解放軍部隊。”

中國的軍力發展,特別是最近二十年來的軍力發展,一直是外界關注的焦點。蘭德公司9月的一份報告說,過去20年,中國人民解放軍已經從龐大而落伍的軍隊,轉型為有戰鬥力的現代化軍隊。雖然目前中國軍隊的技術水平和戰鬥力仍然趕不上美國,但差距在迅速縮小。報告還說,未來如若中美髮生衝突, 美國將面臨嚴峻的挑戰。

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中國問題專家張克斯(Christopher Johnson)不久前在該中心的一個有關全球安全的研討會上也對中國目前的軍力做出評價。中國的“硬件”發展令人影響深刻,(包括“反介入和區域阻隔”能力以及精準打擊能力,C4ISR系統的發展,即指揮、控制、通信、計算機、情報及監視與偵察系統的發展),但是作戰能力卻受到“軟件”的拖累。他特別提到各個兵種之間的一體化聯合行動。

張克斯說,“其中一個就是,解放軍沒有能力將武器現代化轉化成戰鬥力,不能進行真正意義上的一體化聯合行動。這是解放軍目前最根本的不足。他們的訓練基本上還是照本宣科,我們看不到他們的各個兵種之間真正的一體化的行動。”

他特別提到,中國軍力的發展是受過去20年來美國在世界各地的軍事行動的影響。美國的兩次海灣戰爭、1995-1996年的台海危機,1999年中國駐南斯拉夫大使館被炸事件等都讓中國感到了威脅,也促使他們思考未來的軍隊發展戰略。

羅蘭提到,中國的政治體系在軍隊指揮系統中的作用也影響了軍隊的有效行動: “政治控制仍然非常重要,這也是指揮控制體系一個障礙。如果一個核潛艇的指揮員不能作出決定,看不到戰區聯合作戰​​中心,卻要等更高層的政治人物發出行動的信號才能行動,這當然會影響到軍隊行動的有效性。”

在中國國力評估報告中,Rolland提到,政治控制也限制了中國未來的國力發展。因為一黨專制體制會限制一國的創新能力和科技進步等,而這是21世紀國力發展中最重要的部分。

來源:美國之音